0
中超控股:将于2022年3月31日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

每经AI快讯,有投资者在投资者互动平台提问:公司2021年度的业绩预告?具体盈利多少?

中超控股(002471.SZ)1月28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2021年度的业绩情况请关注公司2022年3月31日披露的2021年年度报告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与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使用前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0
中超联赛大结局!泰山队13轮不败完美收官海港胜广州收获亚军!

北京时间1月4日,中超联赛争冠组最后一轮比赛展开争夺。在本轮上海海港对阵广州队,山东泰山面对长春亚泰,广州城对阵河北队,深圳队面对北京国安。

山东泰山1-1战平长春亚泰。第25分钟泰山队后场出现失误,李光文抓住机会帮助长春亚泰取得领先。第66分钟莫伊塞斯助攻德尔加多破门,泰山队1-1追平比分。第78分钟孙捷为亚泰打入一球,VAR反复确认之后认定进球无效。

上海海港1-0战胜广州队。比赛26分钟吕文君送出直塞球,小将刘祝润打入了全场比赛唯一进球。伤停补时阶段张琳芃错失绝平点球,最终海港队1-0取得胜利。

广州城2-1河北队。第34分钟宋文杰外围兜射破门,广州城队1-0取得领先。半场补时阶段,宋文杰单刀破门再入一球,广州城2-0扩大优势。比赛最后时刻张禹为河北队追回一球。

北京国安队1-0战胜深圳队。第5分钟曹永竞主罚点球击中立柱弹出。第10分钟曹永竞插上推射破门,北京国安队1-0取得领先。

至此本赛季中超联赛全部结束,山东泰山队13轮不败完美收官,他们以51分获得了本赛季中超联赛的冠军。上海海港最后一轮击败广州队,球队以1分优势力压对手获得本赛季联赛亚军,广州队积44分获得联赛第3名。长春亚泰、北京国安、深圳队、广州城以及河北队,分别排在积分榜第4到第8位。保级组昨天全部结束,大连人和青岛队进入升降级附加赛的比赛。

0
亚泰亚冠附加赛对手浮出水面 海港最强敌三选一

1月29日下午,墨尔本胜利4-1大胜惠灵顿凤凰,与中央海岸水手会师澳大利亚杯赛决赛。附加赛对手基本确定为悉尼FC,而上海海港亚冠所在小组的附加赛对手也基本清晰。

本月17日,2022亚冠小组赛分组抽签仪式在亚足联总部吉隆坡进行。经过抽签,亚泰若通过附加赛将进入H组,同组对手包括全北现代、横滨水手、嘉莱黄英。根据赛程,长春亚泰将于3月15日参加附加赛,若获胜将晋级亚冠正赛。亚泰附加赛的对手是澳大利亚第3顺位球队与菲律宾球会伊洛伊洛卡雅之间的胜者。

澳大利亚目前的亚冠席位是1+2,联赛常规赛冠军直接晋级亚冠小组赛,杯赛冠军以及常规赛亚军将参加附加赛。澳超常规赛冠军墨尔本城直接入围小组赛,经过抽签后进入G组,该组没有中超球队。澳大利亚杯赛冠军将在墨尔本胜利与中央海岸水手之间产生,该冠军成为澳大利亚亚冠的第2顺位队伍,澳超常规赛亚军悉尼FC成为澳大利亚亚冠的第3顺位队伍。

因此,亚泰亚冠附加赛对手为悉尼FC与伊洛伊洛卡雅之间的胜者。从实力来看,亚泰进入亚冠正赛的对手基本就是悉尼FC。根据赛程,悉尼FC与伊洛伊洛卡雅的预选赛将在3月8日进行。

此外,根据抽签上海海港、清莱联、杰志以及附加赛2同分在J组。J组所在的附加赛2球队,原为神户胜利船或澳大利亚杯赛冠军或掸邦联。本月19日,亚足联官方宣布:掸邦联退出2022亚冠联赛。至此,海港亚冠所在J组中附加赛的队伍,将是神户胜利船、墨尔本胜利、中央海岸水手3队之一。

0
中甲上演“四川德比”成都蓉城四川九牛握手言和

2021年中甲联赛9月9日迎来一场焦点战役,领跑中甲的成都蓉城遭遇同省对手四川九牛——这也是中甲赛场首次上演“四川德比”。结果在这场“四川德比”中,成都蓉城虽然凭借外援费利佩的进球先声夺人,但四川九牛在最后时刻由张佳祺将比分顽强扳平,最终,在这场首个中甲“四川德比”中,两支球队平分秋色,握手言和。

在上一轮比赛中,冯卓毅、费利佩破门,莱昂纳多梅开二度,罗慕洛首发登场并进球,完成了加盟后的首次亮相。这是成都蓉城队本赛季首次三外援出战,并且三位外援都收获了进球。

上轮联赛,成都蓉城队球员在三项数据中拔得头筹:莱昂纳多5次射门、罗慕洛3次射正,刘宇创造了100%的传球成功率。19轮比赛结束,成都蓉城13胜5平1负、积44分,领跑中甲积分榜,也保持了连续13轮联赛不败。50个进球让成都蓉城成为中甲联赛进球最多的球队。联赛第20轮,成都蓉城迎战同省球队四川九牛。四川九牛目前以6胜8平5负、积26分的成绩位列联赛积分榜第10位。球队目前共打入了19粒进球,王琪、肖鲲各有4球入账。不过四川九牛在前19轮比赛中仅失14球,是目前中甲联赛失球最少的球队之一。值得一提的是,双方在2019赛季中乙联赛曾有过两次交手,成都蓉城队收获一胜一平。本赛季季前备战时,成都蓉城在热身赛中2:0战胜对手。不过本场比赛开始之后,四川九牛并没有给成都蓉城太多的机会,面对四川九牛的严密防守,成都蓉城也没有找到太好的破门方法。双方以0:0的比分结束上半场较量。进入下半场后,双方的进攻才有了些许起色。成都蓉城率先由外援费利佩打破僵局,四川九牛在最后时刻由张佳祺的灵光闪现,顽强扳平比分。最终,90分钟比赛结束,双方1:1握手言和。

关于德比的概念,成都蓉城主教练徐正源阐述了自己的理解:“不管是在哪个国家、哪个联赛,都会存在德比的情况,德比的比赛不太容易,但我认为德比战对一个国家足球联赛的发展是有促进作用的,球迷也会觉得比赛比较有趣。对球员来说,比起技术层面,更需要他们在精神层面有更强的武装,这样才能更好地掌控比赛。”(四川在线记者 薛剑)

0
【ZT】卢克文:中国足球为什么越踢越拉跨 – 虎扑社区

  我个人是十五六岁左右才喜欢足球,其实也谈不上有多喜欢,就是有一点点喜欢,没那么投入,那年头氛围跟现在不一样,那年头压根没有娘炮男明星,主流是铁血汉子,做男人就要又狠又硬,谁要敢伸出兰花指随便freestyle会被人民群众当街打死。

  狠硬的最好表现方式就是体育运动,所以男学生群体里,如果你对体育没什么认知,你在同学眼里就会像个软蛋,你不看五大联赛欧冠世界杯NBA,你一定发育不正常,看足球比赛你越投入你就越像条汉子,越激动越口若悬河说明你越懂,显得你又专业又雄性荷尔蒙分泌旺盛,男生觉得这样多表现,女生会因为他旺盛的荷尔蒙多看他一眼。

  我最初喜欢足球就跟加入传销团伙一样,是被拉人头拉进去的,宿友成天跟我聊足球,走路聊吃饭聊睡觉聊,到洗手间拉个屎都要隔着门板跟我聊,我很怕再不回应他他就要跟我搞基,所以我被迫学习足球知识,以显得我很正常,我很man,我也周身散发着雄性荷尔蒙,哥们你最好不要乱来,但我一直不是很感兴趣,一直将就着喜欢一下。

  真的,就像我对北原多香子那种感情,那年头,实在找不到更好的了,那就将就着喜欢一下吧。

  要是搁现在,对吧,那谁谁谁,那谁谁谁谁,高质量的一抓一大把,虽然我连名字都记不住了。

  我足球启蒙年龄是李金羽、张玉宁、李铁那一代,就是刚被炒了国家队主教练鱿鱼的那个李铁,他曾经多年保持着2000年代初F4那种造型,特别好认,做主教练后脸圆了不少,头发也剪短了一些,但还是比普通男生长不少,可见青春期对一个人一生的心理影响有多大,我忘不了北原多香子,李铁忘不了F4的长发。

  因为那一届球员被深度看好,踢弱队跟踢着玩一样,李金羽每进一个球还会学郭靖拉弓射雕,POSE特别帅,很会带节奏,第一场虽然输给韩国但整体上是压着韩国打的,气势很凶,韩国媒体都觉得我们是神经病,输球了还藐视他们,跟平时老爱自我检讨的中国人不一样啊。

  因为大家对那代人寄予了很高的期望,有时候在教室里看比赛,男同学围在电视机前,进了个球,同学们就跟磕药磕坏了一样,有的把课桌砸得啪啪响,有的发出狼一样的嚎叫,还有的会揪住旁边同学的衣领,一边嗷嗷叫一边猛晃别人,晃得别人跟触了电一样抽搐。

  那年头也没什么娱乐活动,生活娱乐就全指望女同学施舍的暧昧眼神以及体育比赛了。

  到了2000年代,因为篮球那边突然冒出个姚明,我就只看NBA了,姚明退役后我连体育赛事都不怎么看了,专心挣钱养家。

  挣钱养家其实比体育比赛有技术含量多了,也更有现实意义,我在这里头玩得都不想出来了。

  偶尔看到中国足球的新闻,基本都是呈血崩趋势,越踢越拉垮,开始时还有好几个人在欧洲留洋,国家队还是亚洲四强,再后来留洋的越来越少,现在只剩一个武磊了,国家队现在好像沦落成亚洲八强,还经常被叙利亚泰国骑在脸上打,最后中国男足简直沦为了国内的情绪垃圾桶,成为大家集体戏谑的对象,从2002年之后,不要说世界杯了,连踢亚洲预选赛都有点困难,可以说这二十年来成绩惨不忍睹,从一支亚洲强队变成了三流队伍。

  但奇怪的是,中超联赛前些年异常火热,一度号称“全球第六大联赛”,广州恒大甚至还拿过两次亚冠冠军,2019年时,中超球员的平均薪水达到约650万人民币,最贵的广州恒大和上海上港平均球员年薪约1200万人民币,最差的北京人和也达到了200万年薪。

  出于对万物本源的好奇心,我选择了拜访国内好些个有二三十年足球经历、全世界到处跑的足球人,向他们请教中国足球为什么这二十年越踢越拉垮的原因,有趣的是,大家的答案竟出奇的一致,完全有一种“哥几个早看透红尘了,该干嘛干嘛”这种放松态度。

  在写出这个原因前,我想跟大家提醒一句,跟我们工业党总是信心百倍地觉得自己的面前一片星辰大海不同,体娱圈的人,大部分还是有点丧的,已经有至少三个足球圈里的人,跟我不约而同地使用“中国足球是中国社会的缩影”这句话。

  中国足球、中国娱乐圈不是中国的全部缩影,准确地说,他们只是中国部分负能量的缩影,中国足球圈、娱乐圈是相对畸形的,他们本身也跟金融、房地产等行业关联较深,因为来钱的起点行业本身在中国就属于不太正常,所以折射到他们身上才不正常,你要拿中国工业圈跟中国娱乐圈比,那就完全是另一个世界了。

  简单来说,因为足球运动员个人水平成长时间最快的年龄段,是在青少年时间段,但中国足球青少年水平不行。

  我们都知道,不管哪行哪业,最厉害的人一定是“高天赋+勤奋”两者结合,缺一不可,而且无论是体育还是文艺,高天赋在青少年时期就可以看得出来了,不管是围棋、钢琴、写作、跑步、唱歌、舞蹈、篮球,甚至包括物理、数学,有没有天赋,十几岁时一目了然。

  十几岁时的姚明、十几岁时的詹姆斯、十几岁时的郎朗,都是青少年时期表现出超高的天赋,成年后成为行业精英的,没有人在二十岁以后,没有流露出天赋,没有经过残酷的训练,然后他突然就在某个领域牛逼得不行的。

  就算是撞了大运的抖音网红,因为一句话、一件事而红起来的,往往也迅速过气,因为没有才华可以持续输出。

  包括我自己,我是有二十年写作经验才来写文章的,不是突然就会写东西的,我在念初中时就开始写小说,每天早上全班同学都在等我的小说更新,每天早上会互相传阅,传得我那本笔记本封面最后跟油渣子一样。

  如果足球运动员最高得分是100分,我们假设贝利、马拉多纳、C罗、梅西他们的总得分是95分(各粉丝们别来抬杠谢谢),那他们在成年前,就应该要达到80分左右的水准,联赛对他们水平是有提升的,但空间没有想像中那么大,联赛主要起到一个保持高水平状态的作用。

  中超联赛非常红火,但对中国男足的水平提升没那么大,因为青少年时期,他们被锁死在了50-60分这个水平,联赛会让他们上升到65-70分,但上限太低。

  中超联赛是有帮助的,我们还能从联赛拉一帮人出来欺负一下鱼腩球队,但中超并不是决定国家队水平的核心原因。

  大家看国际足球明星成名并开始出成绩的时间,一般在18岁左右起步,像梅西成名是在2005年世青赛上,那年他刚好18岁,第二年就被马拉多纳称为自己的接班人,C罗也是18岁成名,2003年以1224万英镑从里斯本竞技转会曼联,因为这时候他们的总分就很高了,开始甩我们同期球员一大截。

  我们当然是有一些高水平好苗子的,不要相信什么奇奇怪怪的人种论、文化论,我说过用文化论谈问题都是耍流氓,我们各行各业都能冒出天才来,14亿人怎么可能一个足球天才都没有?

  但是我们球员在青少年时期,遇到两个大的问题,使他们的水平卡在低水平区间,一个是缺少优秀的青少年足球老师,另一个是没有大量练习的机会。

  前面说高手一定是“高天赋+勤奋”两者结合,高天赋是需要指导的,要不也糟蹋了,像姚明是篮球世家,这个没问题,郎朗9岁就跟赵屏国教授学习,一直有高人扶持,而如果出生环境不好,其成名之路就艰难百倍千倍。

  在北京的很多孩子,出生后能获得全国顶级资源,在北京出名就是在全国出名,所以北京容易涌现大量的作家、歌手,而一个四川、湖南、山西的孩子要难千万倍,也要多付出千万倍努力,才有可能达到相同的高度,因为他没有资源和平台,他只能咬着牙死磕。

  一样的道理,与国外相比较,我们的足球运动员在青少年时期就被带歪了,因为我们奇缺优秀的青少年足球教练。

  西班牙教练莫里纳来上海申花青训部门上过班,在接受西班牙媒体《diariosur》采访时,就说过我们的青训教练还只会玩力量、奔跑这些,对技战术能力培养非常弱。

  我们拿着C级教练或D级教练证的部分教练,脚弓传低平球的技术动作都做不好,只会教孩子跑步射门,同年龄段的西班牙孩子已经会拉开空间送直塞球了。

  像西班牙,总共不到4700万人口,仅拥有欧洲足联A级证书的教练就多达1.5万,亚洲领先的日本有足球教练8.43万人,冰岛这个只有36万人口的国家,有600名足球教练,其中400人拥有欧足联的B级教练证书。

  而中国14亿人口的国家,2018年时,在足协注册的教练员仅4万多人,只有日本的一半,能有点水平教孩子的C级教练11855人,B级教练2298人,A级教练985人,职业级教练158人。

  我们14亿人口A级教练的数量,只有4700万人口西班牙的6.6%,我们每154万人里,才有一个A级教练,西班牙每3133人里有一个A级教练。

  相当于我们一千万人口的大城市,才六个A级教练,而西班牙一个小区就有一个A级教练。

  而且中国大部分基层足球教练的工资,就是5000-8000元每个月,这种工资在一二线城市让人根本没有动力长久待下去。

  要让中国足球从根子上发生改变,不是联赛举办得有多火热,而是出现一大批覆盖到基层的优秀教练,让这些教练能挣得到养家糊口的收入,有晋升空间,然后在这些教练的指点下,才能让有天赋的孩子成为世界巨星。

  那为什么中国乒乓球、羽毛球、跳水、举重等都那么厉害,而中国足球不能复制他们的方式方法呢?

  因为足球是全世界竞争最惨烈的项目,放在全地球上来看,乒乓球、羽毛球、跳水、举重的竞争远没有足球这么充分,足球的竞争是从娃娃开始的,到青少年就基本定型了,不仅要有天赋,让人挑得出来,还得常常一大波人比赛练习。

  注意这个词,必须是“一大波人经常比赛”,而不是像乒乓球、羽毛球那样少部分人刻苦训练就可以了。

  这就涉及到“高天赋+勤奋”里的第二个勤奋问题了,这个勤奋,不是个人的勤奋,是建立在大量基层俱乐部基础上的群体的勤奋。

  大量的优秀基层教练保证了高天赋孩子的挑选与训练,大量的基层俱乐部,保证了孩子的成长。

  C罗他爸是业余足球俱乐部安多里尼亚的设备管理员(就是个打杂的),所以C罗7岁就在这个俱乐部训练,因为底子好,10岁被当地最好的国民俱乐部看中签了过去,签下时只花了22个足球和两套球衣,精心培养3年,C罗在这里包揽了全队一半的进球,后被里斯本竞技看上,13岁时C罗以1500英镑转会里斯本竞技,18岁上场带队战胜曼联,曼联一怒之下打不过就加入,把他给签了。

  梅西的经历差不多,5岁开始在业余基层俱乐部开始踢球,老爸就是教练,手把手亲自教,从此一层层晋升到纽维尔老男孩俱乐部,11岁时因为患有侏儒症需要治疗,每月打针要花900美元,纽维尔不敢花这笔钱,13岁时梅西被库卡教练带到西班牙巴塞罗那拉玛西亚青训营,也得到了治疗机会,此后在巴塞罗那踢出名。

  其实日本就是在学习欧洲和南美这种“大量优秀教练员+基层业余俱乐部”的模式,才使日本足球在亚洲越踢越强。

  记者苗原曾专访过日本青训教练千叶泰伸,这人原是职业球员,退役后做了20年的青训教练,据他反应,日本很多足球老师是义工,带着孩子打小一起踢球,初中时能让孩子每周训练3次、比赛1次,中学时日本足球会形成校园球队、社会球队和职业梯队三足鼎立,校园和社会球员数量极多,全国32强的社会球队,水平接近职业梯队。

  职业球队12-15岁梯队里,从上面这些球队里挑选优秀人才,只有1%的成材率,因为基层数量大,上来的就是优秀苗子。

  千叶泰伸还说了个很重要的观点:孩子在10-12岁就要掌握好基本的足球技术,12岁以后提升他对足球的理解,把技能和足球的理解结合好。

  我十分怀疑我们稀缺的足球教练,和大部分水平普通的教练,怎么让我们中国的孩子,在10-12岁掌握好基本的足球技术。

  说一个有意思的观点,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足球强国,其实都不是幅员辽阔的大国,面积很大的国家足球水平其实都不突出,像中国、美国、印度水平都那样。

  为什么国家小一些容易练出强大的足球呢?是因为经常可以组织区域性对抗,又不用把小球员搞得那么疲劳。

  就算英格兰、意大利这种我们看来不怎么大的国家,青少年和意丙还尽量分区比赛,业余俱乐部对抗时,车程保证在一到两小时范围内,争取当天去当天回,不用把大家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坐车上。

  一两小时车程对中国太奢侈了,放在过去,也就够邵阳开车到娄底去比赛,就算现在有高铁,下了高铁站还得转一次车,我们邵阳的球队想去挑一挑长沙的,加上转车时间还是得四五个小时,小球员会搞得疲劳不堪。

  所以最好能把一个省分成几个小区域,让小区域的青少年多对抗,让他们从小就经历世间的毒打,体验成长的压力和快乐。

  那有人可能会反对这个观点,说巴西呢?人家巴西那么大,一个州也相当欧洲一个国家,怎么人家就搞得那么好?

  哥哥呀,巴西人其实也心里苦,他们连全国联赛都是花了近50年,到21世纪才搞定的,他们主力还是在沿海各州,靠州联赛吃饭的,小区域对抗才是他们人才鼎盛的基础。

  德国二战打完后,足协教练主管赫尔贝加的计划是“先培养100名优秀教练,每1人再教100人,培养出一万名教练。”

  发展到现在,德国把德国足协玩成全世界最大的单项体育运动协会,旗下有24481个俱乐部,14.5万个球队,717万注册球员。

  但这717万注册球员里,只有1500人最后靠这行吃饭,这1500人,真是万里挑一的精英了。

  对了,德国青训教练的工资,是普通人的五到十倍,再想想中国青训教练5000到8000元的工资,实在没眼看,所以才会发生青训教练想办法向球员索贿的事情。

  再以一个咪咪小的国家举例,看看冰岛足球是怎么强大起来的,这个国家的案例更具有代表性。

  冰岛就33万人口,踢不过人家也正常嘛,这么点人,个个都要上班,天气又冷,国内没几块足球场,凑一支球队出来都难,大家都表示理解,但是冰岛足协发奋图强,2000年开始在全国建了9个大型室内足球馆,每个学校、村庄也开建足球场,到2015年,一共建了179个标准足球场和128个小型足球场,还全部免费。

  而且从2000年开始,冰岛跟疯了一样培养出600名专业足球教练,其中400人拥有欧足联B级教练证书,相当于每100个适龄男青年就有一个对应的专业教练,加上地方小,经常可以拉在一起搞对抗,水平就噌噌噌地升上来了。

  到了2016年欧洲杯,冰岛队就开始出成绩了,小组赛两平一胜,八分之一决赛干掉了英格兰,成功杀进了八强。

  所以大家要明白一个道理,在全世界竞争最激烈的体育细分行业里,足球必须从娃娃抓起,要有大量业余底层俱乐部+青少年联赛+小区域激烈对抗+大量基层优秀教练员,然后才能撑起一个优秀的成年顶层联赛,和一个优秀的国家队。

  许多公司去搞中超联赛,他们的目的根本不是足球,因为在中国搞足球俱乐部都是亏损的,中国足球俱乐部那点可怜的收入,根本不够投入成本塞牙缝,可是人家资本家贼精,怎么会干赔本的买卖?

  这个跟开五星级酒店是一个道理,我平时爱摸索商业模式,发现中国大部分五星级酒店是不赚钱的,投入100亿建成的酒店,一年盈利最多一亿,投入产出比太低,而且大多还是亏损的,邵阳的五星级酒店建得极好,成本那么高,根本没几个客人,算来算去都亏得厉害,不知道他们怎么维持的,算是门很糟糕的生意,我感觉这里头一定有玄机。

  直到后来我了解到,五星级酒店其实算是基建的一部分,你如果建了五星酒店,当地政府会想办法在土地或其他地方给你补回来,让你从其它地方挣钱。

  中国足球俱乐部也是一个意思,老板们投足球,主要是为了从地方政府拿地、金融等地方挣钱,他们其实志不在足球。

  所以你让他花十年时间好好建青训体系,他哪有这个心思?五年以后我都不知道在哪呢,我神经病啊投这么多钱建青训体系?

  如果上头非要我建梯队,那我就马马虎虎建一个应付检查,反正十年培养人才计划这种耗钱耗精力的事,我们干不来。

  所以里皮执教国足的第一年,他就反映中国职业俱乐部甚至没有一个完整的梯队建设,这都多少年了?

  某位体育界资深人士告诉我,像江苏苏宁成绩很好时,江苏省体校直接把梯队给了苏宁,然后苏宁直接把它解散了。

  大家可以留意一件事,中国足球俱乐部特别喜欢财大气粗砸外援,却不培养本土青年球员,一是因为这样容易出成绩,拿钱可以迅速砸一个亚冠出来,能获得上头的肯定。二是在外围市场直接买,大额交易能产生巨量的金钱流动,这个环节里的每一个人,从总经理、翻译、经纪人、教练都渴望从中吃回扣。

  既然在中国,俱乐部出于他的特殊动机建不好青训梯队,为什么我们不能学南美、欧洲,以及后进榜样日本,建起自己底层的大量业余俱乐部呢?让中国球员打小就把水平提升到75-80分,然后再到联赛中保持高水准,也出几个85-90分的球星呢?

  如果拿日本、德国做对比,是我们缺大量培训好的优秀教练,也留不住这些人在岗位上奋斗几十年,没有形成一个足球市场。

  如果拿南美国家做对比,是我们缺少大量义工,南美很多家长是业余俱乐部的免费义工,他们自己玩得开心,也拉孩子一起玩,经常能在球场玩一个通宵。

  培训大量优秀的足球教练,需要制订一个长远的十年规划,这需要行政的力量,培训完了,还得不让这些人轻易改行,而缺少义工,其实是中国的家长特别忙,忙得跟欧洲人、日本人、南美人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中国现在是世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大家都必要在经济上快速跟上大部队,都在发狠挣钱,因为现在要是实现不了阶层跨越,后面几代人要实现难度会增加好几倍,个个都在玩命挣钱,哪里有空去足球场做义工?

  所以我们可以对比,要么是发达国家,工资福利十分完善,要么是经济已经躺平,常常被美国收割的南美国家,这些国家的底层业余俱乐部十分完善,而且这种俱乐部不以盈利为目的,中国现在处在一个特殊的历史阶段,许多人刚从农村成为城市市民,大量优质青年还在抢占互联网、金融等新兴岗位,都在置办人生中第一辆车第一套房,没有时间亲身参加足球基层项目。

  我倒是觉得,如果中国哪天经济停滞了,或者成为发达国家,足球反而会比现在要好许多。

  大家可能忍不住问,那为什么中国足球、篮球,以前的成绩还不错,现在却跌成这个样子?

  因为以前是举国体制,这个体制在我印象中被骂了几十年,产生过不少弊端,说是劳民伤财之类,是过去社会主义的错误方式,但其实举国体制也有它优秀的一面,过去的好球员,其实是从体校一层层选拔上来,再关起门猛练狠练出来的,2002年那一波球员其实是举国体制练出来的球员最后的表演。

  那一波结束以后,球员水平就越来越差了,是因为旧的体制被掀翻了,但新的体制并没有建立,没有建立起南美、欧洲这种至下而上的基础人群,所以二十年来越踢越差,越踢越拉垮。

  我们看到一些小国,经常也能虐虐中国男足,比如卡塔尔、越南,其实他们就是拿着一点微薄的资金,拉起一支队伍,政府出面建立青训中心,时间一长就出成绩了。

  而中国这边的小孩,没有政府组织后,在青少年时期接受了较贵又错误的指导,技术成型后就玩不过人家打小专业指导了。

  当然因为这种国家也缺少南美的底层运作系统,最多也只能欺负一下中国,再前进一步就十分困难了。

  “通常我们低劣的青训足球人口,只是凑数罢了。”圈子里某位大佬叹着气这样对我说。

  比如中国的篮球、排球,其实成绩是越来越差的,只有女排中间被郎平救起来过,那还是因为世界女排竞争没那么激烈的结果,郎平及时拯救了一群十几岁的小姑娘,通过大量苦练追上来的。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中国三大球不论男女项目,都是因为从旧体制转向新体制时,新体制没有建立好而发生滑坡,这是难以避免的历史趋势。

  以前的中国女足、2002年那一代的中国男足、以前的姚明、王治郅、李娜,其实都是从旧体制练出来的,他们是旧体制的受益人,现在新体制没建好,加上中国特殊的历史阶段,所以三大球越来越差。

  那些看起来火火红红的联赛,掩饰不了这种全球激烈对抗的项目,我们在底层建设的失败。

  1. 向德国和冰岛学习,建立一套足球教练培养体系,争取在每座重点城市,有几千人的专业教练队伍。

  2. 通过市场化运作,保证这些教练都活得下来,留得下来,还有一定的薪水上升空间。(这个最难)

  3. 不用想着全国都搞好足球,就划出一两个重点省出来,在这些省将教练下放,将这些省划分出不同的小区域,每个小区域展开激烈的青少年联赛,如果可以,最好能像德国那样建立青训中心、足协青训点、俱乐部合作学校三套班子,从中选拔优秀人才。

  当然啦,其实足球说穿了就是一项体育娱乐项目,本质上也没那么重要,就像我以前说的那样,“挣钱养家其实比体育比赛有技术含量多了,也更有现实意义。”,现在我们国家重点在搞航空航天、一带一路、全民富裕这些,真的跟足球比起来,足球太微不足道了,你球踢得再好,在强大的经济与科技差距面前,根本没有抬头说话的机会。

  如果可以用足球成绩换全民生活水平的提升,我相信巴西贫民窟里的人一定举双手赞成。

  按现在这种情况,中国足球可能还会在低谷徘徊一阵子,但没关系,种一棵树最好的机会是在十年前,第二好的机会,就是现在。

  我个人是十五六岁左右才喜欢足球,其实也谈不上有多喜欢,就是有一点点喜欢,没那么投入,那年头氛围跟现在不一样,那年头压根没有娘炮男明星,主流是铁血汉子,做男人就要又狠又硬,谁要敢伸出兰花指随便freestyle会被人民群众当街打死。

  狠硬的最好表现方式就是体育运动,所以男学生群体里,如果你对体育没什么认知,你在同学眼里就会像个软蛋,你不看五大联赛欧冠世界杯NBA,你一定发育不正常,看足球比赛你越投入你就越像条汉子,越激动越口若悬河说明你越懂,显得你又专业又雄性荷尔蒙分泌旺盛,男生觉得这样多表现,女生会因为他旺盛的荷尔蒙多看他一眼。

  我最初喜欢足球就跟加入传销团伙一样,是被拉人头拉进去的,宿友成天跟我聊足球,走路聊吃饭聊睡觉聊,到洗手间拉个屎都要隔着门板跟我聊,我很怕再不回应他他就要跟我搞基,所以我被迫学习足球知识,以显得我很正常,我很man,我也周身散发着雄性荷尔蒙,哥们你最好不要乱来,但我一直不是很感兴趣,一直将就着喜欢一下。

  真的,就像我对北原多香子那种感情,那年头,实在找不到更好的了,那就将就着喜欢一下吧。

  要是搁现在,对吧,那谁谁谁,那谁谁谁谁,高质量的一抓一大把,虽然我连名字都记不住了。

  我足球启蒙年龄是李金羽、张玉宁、李铁那一代,就是刚被炒了国家队主教练鱿鱼的那个李铁,他曾经多年保持着2000年代初F4那种造型,特别好认,做主教练后脸圆了不少,头发也剪短了一些,但还是比普通男生长不少,可见青春期对一个人一生的心理影响有多大,我忘不了北原多香子,李铁忘不了F4的长发。

  因为那一届球员被深度看好,踢弱队跟踢着玩一样,李金羽每进一个球还会学郭靖拉弓射雕,POSE特别帅,很会带节奏,第一场虽然输给韩国但整体上是压着韩国打的,气势很凶,韩国媒体都觉得我们是神经病,输球了还藐视他们,跟平时老爱自我检讨的中国人不一样啊。

  因为大家对那代人寄予了很高的期望,有时候在教室里看比赛,男同学围在电视机前,进了个球,同学们就跟磕药磕坏了一样,有的把课桌砸得啪啪响,有的发出狼一样的嚎叫,还有的会揪住旁边同学的衣领,一边嗷嗷叫一边猛晃别人,晃得别人跟触了电一样抽搐。

  那年头也没什么娱乐活动,生活娱乐就全指望女同学施舍的暧昧眼神以及体育比赛了。

  到了2000年代,因为篮球那边突然冒出个姚明,我就只看NBA了,姚明退役后我连体育赛事都不怎么看了,专心挣钱养家。

  挣钱养家其实比体育比赛有技术含量多了,也更有现实意义,我在这里头玩得都不想出来了。

  偶尔看到中国足球的新闻,基本都是呈血崩趋势,越踢越拉垮,开始时还有好几个人在欧洲留洋,国家队还是亚洲四强,再后来留洋的越来越少,现在只剩一个武磊了,国家队现在好像沦落成亚洲八强,还经常被叙利亚泰国骑在脸上打,最后中国男足简直沦为了国内的情绪垃圾桶,成为大家集体戏谑的对象,从2002年之后,不要说世界杯了,连踢亚洲预选赛都有点困难,可以说这二十年来成绩惨不忍睹,从一支亚洲强队变成了三流队伍。

  但奇怪的是,中超联赛前些年异常火热,一度号称“全球第六大联赛”,广州恒大甚至还拿过两次亚冠冠军,2019年时,中超球员的平均薪水达到约650万人民币,最贵的广州恒大和上海上港平均球员年薪约1200万人民币,最差的北京人和也达到了200万年薪。

  出于对万物本源的好奇心,我选择了拜访国内好些个有二三十年足球经历、全世界到处跑的足球人,向他们请教中国足球为什么这二十年越踢越拉垮的原因,有趣的是,大家的答案竟出奇的一致,完全有一种“哥几个早看透红尘了,该干嘛干嘛”这种放松态度。

  在写出这个原因前,我想跟大家提醒一句,跟我们工业党总是信心百倍地觉得自己的面前一片星辰大海不同,体娱圈的人,大部分还是有点丧的,已经有至少三个足球圈里的人,跟我不约而同地使用“中国足球是中国社会的缩影”这句话。

  中国足球、中国娱乐圈不是中国的全部缩影,准确地说,他们只是中国部分负能量的缩影,中国足球圈、娱乐圈是相对畸形的,他们本身也跟金融、房地产等行业关联较深,因为来钱的起点行业本身在中国就属于不太正常,所以折射到他们身上才不正常,你要拿中国工业圈跟中国娱乐圈比,那就完全是另一个世界了。

  简单来说,因为足球运动员个人水平成长时间最快的年龄段,是在青少年时间段,但中国足球青少年水平不行。

  我们都知道,不管哪行哪业,最厉害的人一定是“高天赋+勤奋”两者结合,缺一不可,而且无论是体育还是文艺,高天赋在青少年时期就可以看得出来了,不管是围棋、钢琴、写作、跑步、唱歌、舞蹈、篮球,甚至包括物理、数学,有没有天赋,十几岁时一目了然。

  十几岁时的姚明、十几岁时的詹姆斯、十几岁时的郎朗,都是青少年时期表现出超高的天赋,成年后成为行业精英的,没有人在二十岁以后,没有流露出天赋,没有经过残酷的训练,然后他突然就在某个领域牛逼得不行的。

  就算是撞了大运的抖音网红,因为一句话、一件事而红起来的,往往也迅速过气,因为没有才华可以持续输出。

  包括我自己,我是有二十年写作经验才来写文章的,不是突然就会写东西的,我在念初中时就开始写小说,每天早上全班同学都在等我的小说更新,每天早上会互相传阅,传得我那本笔记本封面最后跟油渣子一样。

  如果足球运动员最高得分是100分,我们假设贝利、马拉多纳、C罗、梅西他们的总得分是95分(各粉丝们别来抬杠谢谢),那他们在成年前,就应该要达到80分左右的水准,联赛对他们水平是有提升的,但空间没有想像中那么大,联赛主要起到一个保持高水平状态的作用。

  中超联赛非常红火,但对中国男足的水平提升没那么大,因为青少年时期,他们被锁死在了50-60分这个水平,联赛会让他们上升到65-70分,但上限太低。

  中超联赛是有帮助的,我们还能从联赛拉一帮人出来欺负一下鱼腩球队,但中超并不是决定国家队水平的核心原因。

  大家看国际足球明星成名并开始出成绩的时间,一般在18岁左右起步,像梅西成名是在2005年世青赛上,那年他刚好18岁,第二年就被马拉多纳称为自己的接班人,C罗也是18岁成名,2003年以1224万英镑从里斯本竞技转会曼联,因为这时候他们的总分就很高了,开始甩我们同期球员一大截。

  我们当然是有一些高水平好苗子的,不要相信什么奇奇怪怪的人种论、文化论,我说过用文化论谈问题都是耍流氓,我们各行各业都能冒出天才来,14亿人怎么可能一个足球天才都没有?

  但是我们球员在青少年时期,遇到两个大的问题,使他们的水平卡在低水平区间,一个是缺少优秀的青少年足球老师,另一个是没有大量练习的机会。

  前面说高手一定是“高天赋+勤奋”两者结合,高天赋是需要指导的,要不也糟蹋了,像姚明是篮球世家,这个没问题,郎朗9岁就跟赵屏国教授学习,一直有高人扶持,而如果出生环境不好,其成名之路就艰难百倍千倍。

  在北京的很多孩子,出生后能获得全国顶级资源,在北京出名就是在全国出名,所以北京容易涌现大量的作家、歌手,而一个四川、湖南、山西的孩子要难千万倍,也要多付出千万倍努力,才有可能达到相同的高度,因为他没有资源和平台,他只能咬着牙死磕。

  一样的道理,与国外相比较,我们的足球运动员在青少年时期就被带歪了,因为我们奇缺优秀的青少年足球教练。

  西班牙教练莫里纳来上海申花青训部门上过班,在接受西班牙媒体《diariosur》采访时,就说过我们的青训教练还只会玩力量、奔跑这些,对技战术能力培养非常弱。

  我们拿着C级教练或D级教练证的部分教练,脚弓传低平球的技术动作都做不好,只会教孩子跑步射门,同年龄段的西班牙孩子已经会拉开空间送直塞球了。

  像西班牙,总共不到4700万人口,仅拥有欧洲足联A级证书的教练就多达1.5万,亚洲领先的日本有足球教练8.43万人,冰岛这个只有36万人口的国家,有600名足球教练,其中400人拥有欧足联的B级教练证书。

  而中国14亿人口的国家,2018年时,在足协注册的教练员仅4万多人,只有日本的一半,能有点水平教孩子的C级教练11855人,B级教练2298人,A级教练985人,职业级教练158人。

  我们14亿人口A级教练的数量,只有4700万人口西班牙的6.6%,我们每154万人里,才有一个A级教练,西班牙每3133人里有一个A级教练。

  相当于我们一千万人口的大城市,才六个A级教练,而西班牙一个小区就有一个A级教练。

  而且中国大部分基层足球教练的工资,就是5000-8000元每个月,这种工资在一二线城市让人根本没有动力长久待下去。

  要让中国足球从根子上发生改变,不是联赛举办得有多火热,而是出现一大批覆盖到基层的优秀教练,让这些教练能挣得到养家糊口的收入,有晋升空间,然后在这些教练的指点下,才能让有天赋的孩子成为世界巨星。

  那为什么中国乒乓球、羽毛球、跳水、举重等都那么厉害,而中国足球不能复制他们的方式方法呢?

  因为足球是全世界竞争最惨烈的项目,放在全地球上来看,乒乓球、羽毛球、跳水、举重的竞争远没有足球这么充分,足球的竞争是从娃娃开始的,到青少年就基本定型了,不仅要有天赋,让人挑得出来,还得常常一大波人比赛练习。

  注意这个词,必须是“一大波人经常比赛”,而不是像乒乓球、羽毛球那样少部分人刻苦训练就可以了。

  这就涉及到“高天赋+勤奋”里的第二个勤奋问题了,这个勤奋,不是个人的勤奋,是建立在大量基层俱乐部基础上的群体的勤奋。

  大量的优秀基层教练保证了高天赋孩子的挑选与训练,大量的基层俱乐部,保证了孩子的成长。

  C罗他爸是业余足球俱乐部安多里尼亚的设备管理员(就是个打杂的),所以C罗7岁就在这个俱乐部训练,因为底子好,10岁被当地最好的国民俱乐部看中签了过去,签下时只花了22个足球和两套球衣,精心培养3年,C罗在这里包揽了全队一半的进球,后被里斯本竞技看上,13岁时C罗以1500英镑转会里斯本竞技,18岁上场带队战胜曼联,曼联一怒之下打不过就加入,把他给签了。

  梅西的经历差不多,5岁开始在业余基层俱乐部开始踢球,老爸就是教练,手把手亲自教,从此一层层晋升到纽维尔老男孩俱乐部,11岁时因为患有侏儒症需要治疗,每月打针要花900美元,纽维尔不敢花这笔钱,13岁时梅西被库卡教练带到西班牙巴塞罗那拉玛西亚青训营,也得到了治疗机会,此后在巴塞罗那踢出名。

  其实日本就是在学习欧洲和南美这种“大量优秀教练员+基层业余俱乐部”的模式,才使日本足球在亚洲越踢越强。

  记者苗原曾专访过日本青训教练千叶泰伸,这人原是职业球员,退役后做了20年的青训教练,据他反应,日本很多足球老师是义工,带着孩子打小一起踢球,初中时能让孩子每周训练3次、比赛1次,中学时日本足球会形成校园球队、社会球队和职业梯队三足鼎立,校园和社会球员数量极多,全国32强的社会球队,水平接近职业梯队。

  职业球队12-15岁梯队里,从上面这些球队里挑选优秀人才,只有1%的成材率,因为基层数量大,上来的就是优秀苗子。

  千叶泰伸还说了个很重要的观点:孩子在10-12岁就要掌握好基本的足球技术,12岁以后提升他对足球的理解,把技能和足球的理解结合好。

  我十分怀疑我们稀缺的足球教练,和大部分水平普通的教练,怎么让我们中国的孩子,在10-12岁掌握好基本的足球技术。

  说一个有意思的观点,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足球强国,其实都不是幅员辽阔的大国,面积很大的国家足球水平其实都不突出,像中国、美国、印度水平都那样。

  为什么国家小一些容易练出强大的足球呢?是因为经常可以组织区域性对抗,又不用把小球员搞得那么疲劳。

  就算英格兰、意大利这种我们看来不怎么大的国家,青少年和意丙还尽量分区比赛,业余俱乐部对抗时,车程保证在一到两小时范围内,争取当天去当天回,不用把大家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坐车上。

  一两小时车程对中国太奢侈了,放在过去,也就够邵阳开车到娄底去比赛,就算现在有高铁,下了高铁站还得转一次车,我们邵阳的球队想去挑一挑长沙的,加上转车时间还是得四五个小时,小球员会搞得疲劳不堪。

  所以最好能把一个省分成几个小区域,让小区域的青少年多对抗,让他们从小就经历世间的毒打,体验成长的压力和快乐。

  那有人可能会反对这个观点,说巴西呢?人家巴西那么大,一个州也相当欧洲一个国家,怎么人家就搞得那么好?

  哥哥呀,巴西人其实也心里苦,他们连全国联赛都是花了近50年,到21世纪才搞定的,他们主力还是在沿海各州,靠州联赛吃饭的,小区域对抗才是他们人才鼎盛的基础。

  德国二战打完后,足协教练主管赫尔贝加的计划是“先培养100名优秀教练,每1人再教100人,培养出一万名教练。”

  发展到现在,德国把德国足协玩成全世界最大的单项体育运动协会,旗下有24481个俱乐部,14.5万个球队,717万注册球员。

  但这717万注册球员里,只有1500人最后靠这行吃饭,这1500人,真是万里挑一的精英了。

  对了,德国青训教练的工资,是普通人的五到十倍,再想想中国青训教练5000到8000元的工资,实在没眼看,所以才会发生青训教练想办法向球员索贿的事情。

  再以一个咪咪小的国家举例,看看冰岛足球是怎么强大起来的,这个国家的案例更具有代表性。

  冰岛就33万人口,踢不过人家也正常嘛,这么点人,个个都要上班,天气又冷,国内没几块足球场,凑一支球队出来都难,大家都表示理解,但是冰岛足协发奋图强,2000年开始在全国建了9个大型室内足球馆,每个学校、村庄也开建足球场,到2015年,一共建了179个标准足球场和128个小型足球场,还全部免费。

  而且从2000年开始,冰岛跟疯了一样培养出600名专业足球教练,其中400人拥有欧足联B级教练证书,相当于每100个适龄男青年就有一个对应的专业教练,加上地方小,经常可以拉在一起搞对抗,水平就噌噌噌地升上来了。

  到了2016年欧洲杯,冰岛队就开始出成绩了,小组赛两平一胜,八分之一决赛干掉了英格兰,成功杀进了八强。

  所以大家要明白一个道理,在全世界竞争最激烈的体育细分行业里,足球必须从娃娃抓起,要有大量业余底层俱乐部+青少年联赛+小区域激烈对抗+大量基层优秀教练员,然后才能撑起一个优秀的成年顶层联赛,和一个优秀的国家队。

  许多公司去搞中超联赛,他们的目的根本不是足球,因为在中国搞足球俱乐部都是亏损的,中国足球俱乐部那点可怜的收入,根本不够投入成本塞牙缝,可是人家资本家贼精,怎么会干赔本的买卖?

  这个跟开五星级酒店是一个道理,我平时爱摸索商业模式,发现中国大部分五星级酒店是不赚钱的,投入100亿建成的酒店,一年盈利最多一亿,投入产出比太低,而且大多还是亏损的,邵阳的五星级酒店建得极好,成本那么高,根本没几个客人,算来算去都亏得厉害,不知道他们怎么维持的,算是门很糟糕的生意,我感觉这里头一定有玄机。

  直到后来我了解到,五星级酒店其实算是基建的一部分,你如果建了五星酒店,当地政府会想办法在土地或其他地方给你补回来,让你从其它地方挣钱。

  中国足球俱乐部也是一个意思,老板们投足球,主要是为了从地方政府拿地、金融等地方挣钱,他们其实志不在足球。

  所以你让他花十年时间好好建青训体系,他哪有这个心思?五年以后我都不知道在哪呢,我神经病啊投这么多钱建青训体系?

  如果上头非要我建梯队,那我就马马虎虎建一个应付检查,反正十年培养人才计划这种耗钱耗精力的事,我们干不来。

  所以里皮执教国足的第一年,他就反映中国职业俱乐部甚至没有一个完整的梯队建设,这都多少年了?

  某位体育界资深人士告诉我,像江苏苏宁成绩很好时,江苏省体校直接把梯队给了苏宁,然后苏宁直接把它解散了。

  大家可以留意一件事,中国足球俱乐部特别喜欢财大气粗砸外援,却不培养本土青年球员,一是因为这样容易出成绩,拿钱可以迅速砸一个亚冠出来,能获得上头的肯定。二是在外围市场直接买,大额交易能产生巨量的金钱流动,这个环节里的每一个人,从总经理、翻译、经纪人、教练都渴望从中吃回扣。

  既然在中国,俱乐部出于他的特殊动机建不好青训梯队,为什么我们不能学南美、欧洲,以及后进榜样日本,建起自己底层的大量业余俱乐部呢?让中国球员打小就把水平提升到75-80分,然后再到联赛中保持高水准,也出几个85-90分的球星呢?

  如果拿日本、德国做对比,是我们缺大量培训好的优秀教练,也留不住这些人在岗位上奋斗几十年,没有形成一个足球市场。

  如果拿南美国家做对比,是我们缺少大量义工,南美很多家长是业余俱乐部的免费义工,他们自己玩得开心,也拉孩子一起玩,经常能在球场玩一个通宵。

  培训大量优秀的足球教练,需要制订一个长远的十年规划,这需要行政的力量,培训完了,还得不让这些人轻易改行,而缺少义工,其实是中国的家长特别忙,忙得跟欧洲人、日本人、南美人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中国现在是世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大家都必要在经济上快速跟上大部队,都在发狠挣钱,因为现在要是实现不了阶层跨越,后面几代人要实现难度会增加好几倍,个个都在玩命挣钱,哪里有空去足球场做义工?

  所以我们可以对比,要么是发达国家,工资福利十分完善,要么是经济已经躺平,常常被美国收割的南美国家,这些国家的底层业余俱乐部十分完善,而且这种俱乐部不以盈利为目的,中国现在处在一个特殊的历史阶段,许多人刚从农村成为城市市民,大量优质青年还在抢占互联网、金融等新兴岗位,都在置办人生中第一辆车第一套房,没有时间亲身参加足球基层项目。

  我倒是觉得,如果中国哪天经济停滞了,或者成为发达国家,足球反而会比现在要好许多。

  大家可能忍不住问,那为什么中国足球、篮球,以前的成绩还不错,现在却跌成这个样子?

  因为以前是举国体制,这个体制在我印象中被骂了几十年,产生过不少弊端,说是劳民伤财之类,是过去社会主义的错误方式,但其实举国体制也有它优秀的一面,过去的好球员,其实是从体校一层层选拔上来,再关起门猛练狠练出来的,2002年那一波球员其实是举国体制练出来的球员最后的表演。

  那一波结束以后,球员水平就越来越差了,是因为旧的体制被掀翻了,但新的体制并没有建立,没有建立起南美、欧洲这种至下而上的基础人群,所以二十年来越踢越差,越踢越拉垮。

  我们看到一些小国,经常也能虐虐中国男足,比如卡塔尔、越南,其实他们就是拿着一点微薄的资金,拉起一支队伍,政府出面建立青训中心,时间一长就出成绩了。

  而中国这边的小孩,没有政府组织后,在青少年时期接受了较贵又错误的指导,技术成型后就玩不过人家打小专业指导了。

  当然因为这种国家也缺少南美的底层运作系统,最多也只能欺负一下中国,再前进一步就十分困难了。

  “通常我们低劣的青训足球人口,只是凑数罢了。”圈子里某位大佬叹着气这样对我说。

  比如中国的篮球、排球,其实成绩是越来越差的,只有女排中间被郎平救起来过,那还是因为世界女排竞争没那么激烈的结果,郎平及时拯救了一群十几岁的小姑娘,通过大量苦练追上来的。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中国三大球不论男女项目,都是因为从旧体制转向新体制时,新体制没有建立好而发生滑坡,这是难以避免的历史趋势。

  以前的中国女足、2002年那一代的中国男足、以前的姚明、王治郅、李娜,其实都是从旧体制练出来的,他们是旧体制的受益人,现在新体制没建好,加上中国特殊的历史阶段,所以三大球越来越差。

  那些看起来火火红红的联赛,掩饰不了这种全球激烈对抗的项目,我们在底层建设的失败。

  1. 向德国和冰岛学习,建立一套足球教练培养体系,争取在每座重点城市,有几千人的专业教练队伍。

  2. 通过市场化运作,保证这些教练都活得下来,留得下来,还有一定的薪水上升空间。(这个最难)

  3. 不用想着全国都搞好足球,就划出一两个重点省出来,在这些省将教练下放,将这些省划分出不同的小区域,每个小区域展开激烈的青少年联赛,如果可以,最好能像德国那样建立青训中心、足协青训点、俱乐部合作学校三套班子,从中选拔优秀人才。

  当然啦,其实足球说穿了就是一项体育娱乐项目,本质上也没那么重要,就像我以前说的那样,“挣钱养家其实比体育比赛有技术含量多了,也更有现实意义。”,现在我们国家重点在搞航空航天、一带一路、全民富裕这些,真的跟足球比起来,足球太微不足道了,你球踢得再好,在强大的经济与科技差距面前,根本没有抬头说话的机会。

  如果可以用足球成绩换全民生活水平的提升,我相信巴西贫民窟里的人一定举双手赞成。

  按现在这种情况,中国足球可能还会在低谷徘徊一阵子,但没关系,种一棵树最好的机会是在十年前,第二好的机会,就是现在。

  楼主说的很对,主要是很多城市前些年公益性的足球场都没有,学校的运动场还不对社会甚至不对学生开放。我记得1998年左右,受那时候世界杯之类影响,学校和城市的几个球场。吸引了很多孩子踢球,大家都喜欢踢。过了2005年,到2010年左右时候,城市舍不得公益性足球场,全都卖地去了,学校也不对社会开放。只有几个小面积的篮球场,导致大量初中生高中生都更喜欢打篮球。这几年小城市的公益性足球场才逐渐多起来。

  楼主说的很对,主要是很多城市前些年公益性的足球场都没有,学校的运动场还不对社会甚至不对学生开放。我记得1998年左右,受那时候世界杯之类影响,学校和城市的几个球场。吸引了很多孩子踢球,大家都喜欢踢。过了2005年,到2010年左右时候,城市舍不得公益性足球场,全都卖地去了,学校也不对社会开放。只有几个小面积的篮球场,导致大量初中生高中生都更喜欢打篮球。这几年小城市的公益性足球场才逐渐多起来。

  这长我竞然一口气看完了,讲的真好,基本上是对的,中国足球不行的原因正如所说,但改变难,说白了目前无法改变(可能也不愿改变)

  这长我竞然一口气看完了,讲的真好,基本上是对的,中国足球不行的原因正如所说,但改变难,说白了目前无法改变(可能也不愿改变)

0
曝西乙队中场收中超球队报价 将被租借至今年12月

北京时间1月25日消息,据西班牙媒体《elperiodicodearagon》报道,西乙球队萨拉戈萨的24岁中场球员贝尔梅霍收到了来自中超联赛的报价,他将被租借到今年的12月份,如果一切顺利,谈判将在未来几小时内确认。

西班牙媒体《elperiodicodearagon》报道称,贝尔梅霍的未来正在远离西班牙,这位马德里中场将在中国有明确的出路,他收到了来自中超联赛的报价,贝尔梅霍将被租借到这个亚洲国家,他们的联赛从4月份开始,一直持续到12月。

自从萨拉戈萨要求贝尔梅霍离队后,他已经收到了几家西乙俱乐部的邀请,不过最吸引他的还是来自中国的报价,而且很可能将在未来的几个小时内确认。

文章表示,中超联赛近两年的金元泡沫已经被击碎,俱乐部不再像之前那样运营,但他们仍把引援放在了欧洲市场,此前瓦伦西亚的前锋瓦列霍就收到了中超球队武汉三镇的邀约。就贝尔梅霍而言,今年他不得不被租借出去,如果各方协商顺利,他将被租借到今年年底,而他与萨拉戈萨的合约将于2024年6月30日到期。

贝尔梅霍本赛季代表萨拉戈萨出战21场联赛以及2场杯赛,贡献一粒进球,上赛季他代表球队出战38场比赛,贡献一粒进球外加四次助攻,他目前的薪水排在全队的倒数第二。(D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0
中超新土豪豪购!开8倍年薪挖罗马尼亚国脚 转会费400万欧签约3年

随着金元足球时代的过去,中超球队的引援也开始走实用路线。据外媒报道,中超升班马武汉三镇基本敲定了罗马尼亚国脚尼古拉-斯坦丘的转会,这位球员的转会费高达400万欧元,而他的年薪也有320万欧元。

此前,武汉三镇希望从瓦伦西亚签下西班牙前锋马努-巴列霍,他们甚至和俱乐部谈妥了转会费金额等,但球员本人不想离开欧洲高水平联赛,这也导致最终交易流产。在无缘巴列霍之后,武汉三镇迅速寻找替代者,他们马上敲定了尼古拉-斯坦丘的转会。

28岁的斯坦丘曾效力罗马尼亚国内霸主布加勒斯特星队,随后转会到比利时豪门安德莱赫特,还曾效力过布拉格斯巴达。目前,他在布拉格斯拉维亚踢球,过去两年半时间里带领球队获得两个捷克联赛冠军和一个杯赛冠军。

本赛季,斯坦丘已代表布拉格斯拉维亚出场27次,斩获6粒进球和8次助攻,他的优秀表现吸引了武汉三镇的目光。据报道,武汉三镇为这位罗马尼亚国脚开出了320万欧元的年薪,这是斯坦丘目前工资的8倍,很难拒绝了。外媒表示,不出意外的话,斯坦丘在二月初就会来到中国,双方签约三年。

武汉三镇上赛季获得中甲联赛冠军,四年里连升三级,首次杀入中超。目前队内有任航、耿晓峰、荣昊等多名前国脚,还有中超名将马尔康等强力外援,也称得上是中超新土豪了。如果斯坦丘加盟,他将是武汉三镇在冬窗引进的首位外援。

0
百度资讯搜索_亚冠

广州恒大升入中超,一路横扫千军,令中超乃至整个亚洲都为之胆寒,六年,豪取中超六连冠同时拿下两个

冠军,这绝非偶然。这也才有了后来上海上港、北京国安等一众豪门球队不断PK金钱实力,不惜花重金买入超级球星,整个中超顿时熠熠…

据记者马德兴报道,由于洛国富累计黄牌停赛,加之归化球员都归队时间较晚,因此中日之战归化球员恐怕都难以首发。很多球迷都觉得国足如果按着恒大拿

1月29日下午,墨尔本胜利4-1大胜惠灵顿凤凰,与中央海岸水手会师澳大利亚杯赛决赛。长春亚泰

,卡佩罗黯然下课 草根之星 发布者 关注 查看更多网友评论 精彩视频 查看更多 打开腾讯新闻 app打开 01:23 免职!呼伦贝尔一名副区长上午被批后,晚上依然一问三不知 上海热线要闻 打开腾讯…

北京时间1月29日,在查阅国足对手越南队球员桂玉海档案的同时,这里发现了越南队内,原来有一名“神童“级别的球员。 现年25岁的杜维孟在17岁刚过,就参加了亚洲杯的比赛。19岁参加U21锦标赛,同一年还踢了

山东泰山队在本赛季拿到中超和足协杯双冠王之后,球队就一直为新赛季多线作战取得好成绩,做好充分准备。 泰山队想要想在中超、足协杯、

都取得好成绩,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多线作战最考验的是球队板凳厚度,泰山队肯定会有所取…

话说李霄鹏对严鼎皓的看法,就像李玮锋,郑智对张修维的看法与球迷有很大不同一样。很多球迷认为,张修维只会乱跑,而李玮锋,郑智认为,张修维是串联中前场进攻的最佳球员。严鼎皓在广州恒大参加

世预赛2022暨2023亚洲杯预选赛第二阶段收官战,张稀哲帮助中国队首开纪录,最终战胜叙利亚,成功晋级亚足联亚洲预选赛最终阶段。祝张稀哲31岁生日快乐,期待他在通往卡塔尔之路继续勇担重任,贡献力量。 ”

,陈戌源拍手 中超八冠王广州队的近况受到了外界广泛的关注,虽然在郑智的带领下,球队成功复赛并且勇夺

资格,但是球队的欠薪问题以及未来的走向仍旧是个谜团。近期许家印也是忙于恒大…

的实力吗?在2013年、2015年广州恒大两夺亚洲联赛冠军杯之后,再无中超球队在

0
中甲赛程确定中乙依然杳无音讯 中国足球总有解决不完的难题

一年前的8月22日,陈戌源在香河基地成为中国足协历史上首位专职主席,一年后的昨天,他在中甲俱乐部总经理会议上正式宣布:2020赛季中甲联赛将于9月12日开启战幕。

在中超联赛第一阶段赛程即将过半的情况下,中甲联赛开启看似水到渠成,但在新冠疫情的大背景下,中国足协从上至下所付出的努力不应被忽视,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他们都承担起了责任。

成绩有目共睹,但中国足球的各项赛事能否在开启后全部高质量运行,将继续考验中国足协的能力。此外,作为中国职业足球的塔基,2020赛季中乙联赛将在何时以何种方式举行,将成为足协更头疼的难题。

或许正因这些似乎总解决不完的麻烦,才会让陈戌源在回顾一年来的经历时说出这样一句话,“坦率地讲,到现在我心里还有恐惧,怕自己做不好,耽误中国足球的发展。”

昨天下午,上海申花0比0与河南建业握手言和。这场中超第7轮较量本该在24日傍晚进行,但突遭暴雨侵袭的大连体育中心变为一片泽国,比赛不得不推迟。

这已不是第一场因天气和场地原因延期的比赛,第5轮大连人队与广州富力之战也因同样原因推迟。对于中甲而言,类似问题也难以避免。

从中国足协宣布的赛制看,从9月12日至10月15日,18支中甲球队将分为三个小组在成都、梅州和常州进行双循环的第一阶段赛事。

目前这三座城市将提供多少块场地用于比赛尚未正式宣布,但每个赛区将在短短34天内承办30场比赛却是必须完成的任务。

从这个角度来看,三座城市至少需要三块比赛场地才能应对如此高密度的赛程。而九十月间仍属于台风活跃期,梅州和常州都有可能受影响,一旦台风侵袭,恐怕会引发中甲赛程的巨烦。

此外,由于中甲开赛时中超第一阶段比赛尚未结束,因此中国足协届时还将面对如何分配赛事组织运营资源的问题。

据悉,此前在大连和苏州的部分工作人员已开始向女超联赛和即将开始的中甲赛区调配。从商业角度来看,每场比赛都需要转播的中超肯定更重要,但这并不意味着中甲就能随意而为,如何平衡资源分配很有讲究。

根据中国足协的安排,中甲联赛第二阶段赛事将从10月24日开始,届时每个小组的前两名进入同一小组争夺1.5个冲超名额,后四名共12支球队则再分为两个小组以确定两个降级名额。

由于中甲第二阶段的赛制为单循环,这意味着比赛进程将会非常之快,冲超和降级的形势将瞬息万变。对于中国足协来说,如何保证比赛质量,不出现类似“关系球”“默契球”将成为重中之重。

从这个角度来看,不是简单地让每小组的最后一名直接降级,而是通过小组后两名进行交叉淘汰赛(两回合)决定降级名额,或许就有这方面的考虑。

在本次中甲俱乐部总经理会议上,中国足协还透露了2020赛季足协杯的日程。根据安排,足协杯的首轮比赛时间为9月28日和29日,次轮为11月26日至11月29日,最后四轮将全部在12月进行。

虽然方案还没全部确定,但至少表明了中国足协不愿放弃这项杯赛的决心。相比之下,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塔基中乙的前景就更让人担心了。

“目前为止,我们还没得到任何消息,类似的俱乐部会议也还没有时间表。”某中乙俱乐部负责人透露,“其实我们也很着急,毕竟队员们已经练了这么久了,大家都盼着比赛开始的消息。”

中乙的最大难点在哪?无疑就是不稳定的俱乐部状况。今年5月23日,中国足协曾公布了一份职业联赛准入名单,其中通过中乙准入的一共有21支球队,但这一数字很快发生变化。

6月15日,拉萨城投俱乐部宣布退出,随后山东淄博也传出了可能退出解散的消息,尽管淄博俱乐部随后予以否认,但至少证明了部分中乙俱乐部生存艰难。

此外,考虑到赛事运营和场地资源等因素,部分中超俱乐部预备队参加中乙的计划也已搁浅,递补部分中冠球队进入中乙的计划也不会再实行。

这意味着即便算上U19国青队,新赛季中乙的参赛规模也就在20支左右。据悉,中国足协目前依然在制定中乙联赛的计划,方案之一是全部球队分为四个小组,在两个地点比赛,而赛地有可能是恒大足球基地和云南泸西足球基地。

在陈戌源担任中国足协主席满一年之际,相信这位成功的企业管理者已初步体验到了这条道路的艰辛。

好在,面对似乎永远解决不完的麻烦,陈戌源并没有退缩,“我们不要为做不成一件事情找理由,而要为做成一件事情找理由。

我们要让人看到,中国足协是能做事的,是能做成事的。”如果能平安度过这个困难的赛季,或许陈戌源就通过了他在足协主席任上的第一次大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0
国足的世界杯梦又……

本报1月27日讯(记者 王蓓贝)今晚,面对整体实力强大的日本队,中国男足上下半场各丢1球,在世预赛12强赛第7轮比赛中以0:2告负。

本场12强赛与日本队的较量,是李霄鹏上任后的首秀。本场比赛技术统计显示,日本队全场射门多达17脚,其中6脚射正,国足只有2脚射门,控球率国足只有36%,国足本场失利可以用完败来形容。12强赛还剩3轮比赛,由于落后第二名日本队10分,国足已经失去直接晋级卡塔尔世界杯的机会。接下来国足仍有竞争小组第三名的机会,但落后澳大利亚队9分,国足不仅要在最后三轮比赛中全部取胜,而且要寄希望于澳大利亚队三战皆负、阿曼队不能拿到7分,同时国足还要抹平与澳大利亚队的净胜球差距。国足大部队明日将启程奔赴越南,备战2月1日客场与越南队的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