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7日,企鹅电竞正式停止运行,APP以及官方网站都已经正式下线,如今你搜索它的官网然后点进去,看到的只有这样一幅场景。

当然,这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因为早在4月7日,企鹅电竞就已经发布了对应的退市公告,包括官方网站、PC端、网页端等都将于6月7日23:59停止运作。用户账号剩余的背包礼物以及钻石,都能兑换为Q币抑或是《英雄联盟》点券。

如同大家所知的,企鹅电竞并非这些年第一个倒下的直播平台。一如当年风光无限、被很多人视作最强黑马的熊猫TV,在2019年就已经宣布停运。在这起震动整个互联网的停运事件后,龙珠直播和战旗TV也在近两年相继默默“死掉”。其余各类只停留在手机端的直播APP,倒闭者则是不胜枚举。

而如今企鹅电竞的停运,相较之下并没有带来熊猫TV时那样的骇浪,但比起后两个直播平台还是更受人关注一些,没有其他原因,只是由于它背后的资方是腾讯而已。

在我们这些旁观者看来,腾讯二字似乎意味着“无穷的财力”,直播行业如今竞管竞争激烈,但不可否认的是的确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互联网娱乐产业。腾讯如此做,是否意味着它将就此“黯然退场”?

企鹅电竞作为腾讯内部孵化的一个直播平台项目,它的诞生本就晚于其他几个当红平台,在一步慢步步慢的直播行业里,依靠腾讯这个资方让它活到现在,已经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了。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巅峰时期的企鹅电竞也曾拥有一段相当辉煌的历史。2018年9月4日,从龙珠直播离开的LOL顶流主播“德云色”突然宣布入驻企鹅电竞,不久之后,原熊猫TV的头牌主播若风也同样和企鹅电竞签约。除了LOL版块的几位主播之外,其他板块的梦泪以及人皇Sky等顶流主播同样纷纷入驻企鹅电竞。

这时候的企鹅电竞,其头部主播的阵容在几个直播平台里即便称不上独占鳌头,也足以和斗鱼以及虎牙等老牌平台打个平分秋色。

但也恰恰是2018年,腾讯对斗鱼和虎牙注资,这也意味着整个中国直播行业的半壁江山,已经尽数掌握在腾讯手中。

早在几年前就曾传出虎牙主播Miss三年一个亿的天价签约费,某种程度上也能反映出那时直播行业的火爆程度,手握“御三家”的腾讯夏然应该是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状态。

在相继签下众多头部主播之后,为了能够为用户呈现更为优质的直播,企鹅电竞选择进一步加强电竞领域的内容产出,时隔多年重新举办WCG这一重量级赛事,依靠独家直播的方式尽可能吸引更多的用户前来观看。

或许这样的方式的确能够带来不少观众,而腾讯旗下的企鹅短视频,也给自家的主播带来了多方面曝光和发展的可能,看上去是相当优质的签约对象。可就像前面提到的那样,企鹅电竞作为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腾讯“太子爷”,一切都是完美的——除了起步太晚。

当然,如果只是起步晚这么一个原因,对于腾讯来讲同样可以解决,可事实显然不是。另外两大主力竞争对手斗鱼和虎牙同样是得到腾讯注资的“外姓王”,彼此之间的竞争可以理解,但腾讯必然不会投入巨大的代价用于内耗。

一旦进入这种自由发挥的状态,单凭自己“太子爷”的光环,企鹅电竞便很难成为斗鱼和虎牙这两位“外姓王”的对手了。

要知道,在2018年的时候,斗鱼以及虎牙的月活用户已经达到了500万的规模,而企鹅电竞的月活用户却还在70万左右上下浮动——这样的成绩对比,怎么看都是相当“刺眼”的。

随着熊猫、战旗以及龙珠等直播平台相继停止运营,整个直播行业也正式进入到“两超多强”的局面。斗鱼和虎牙这两个“超级直播平台”的背后资方都是腾讯,日渐跟不上行业竞争脚步的企鹅电竞,在腾讯“御三家”中变得越发尴尬

企鹅电竞的劣势,从熊猫TV关停之后的主播流向也能看出一二。对于这份数据我还是相当认可的,毕竟作为熊猫TV的老用户,不少我以往关注的主播,都是意外在斗鱼刷到,然后重新点上关注。

在腾讯自己掌握直播行业半壁江山的情况下,斗鱼、虎牙以及企鹅电竞的内耗问题怎么解决?答案自然是合并,腾讯作为斗鱼的第一大股东,在虎牙的持股比例也同样达到36.9%。2020年7月,双方都表示接受这项合并邀约,将就此展开战略合并。

但在去年市场监管总局以反垄断为理由叫停。因为现阶段虎牙在游戏直播行业的占有率达到了40%,斗鱼同样超过30%,倘若二者合并,腾讯在游戏直播市场的支配地位将得到进一步加强,并且有足够的动机和能力对竞争对手进行限制和排除,损害消费者利益。

从观众的角度出发,叫停这笔收购案也算是一件好事,直播行业的竞争能够继续保持良性竞争的状体,同时也避免了一些网友口中调侃的“付费开启蓝光画质”成为现实。

事实上,随着直播行业的用户人数接近饱和,用户增长率在最近几年一直都在不断下降,想要在竞争激烈的直播行业站得住脚,尽可能挖掘更多的用户,对于各个直播平台来讲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也正是由于这个高速增长的市场很难继续扩张,相较于争夺用户以及头部主播,如今各大直播平台反而将各种游戏以及电竞赛事的直播版权当成自己的王牌。B站在竞拍中成功击败、斗鱼、虎牙以及快手等竞争对手,以8亿人民币于2019年底拿下了未来三年《英雄联盟》S系列世界赛的独播权。

有看过最近两年LOL世界赛的观众,想必已经看到了B站这次大手笔取得的效果:每年世界赛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其他平台的LOL板块往往都是门可罗雀,而B站各类有关世界赛的内容输出却层出不穷。

不仅如此,B站相较于其他直播平台竞争者拥有的另一个优势,就是其本身的差异化运营。不仅能够依靠直播吸引观众,视频内容输出同样是很关键的一环,原本的游戏UP主在得到扶持的情况下,甚至有机会在较短的时间里转变成顶流主播——视频和直播这两条腿同时迈进,是大部分直播平台不具备的特点。

除了购买版权,守望先锋联赛“杭州闪电队”以及LPL赛事中“BLG”战队相继成立,预示着B站对于电竞产业的重视不断提高,此外诸如“KPL魔改学院”、“守望先锋影子挑战赛”等自主电竞赛事,让用户能够感受到更富有平台特色的电竞内容产出。

当然,“两超”的其中一个也没闲着,近几年虎牙已经掌握了《英雄联盟》LPL、LCK两大赛事的独播权,ESL赛事的独播权。相较于以往砸下重金签约头部主播的策略,将版权握在手里显然更为牢靠——你想直播这款游戏或赛事,就必须来我这里。

甚至此前还闹出斗鱼直播ESL赛事涉嫌侵权后,被虎牙一纸诉状告上法庭,最终被判100万赔偿的“乌龙”事件(起码对腾讯来讲是这样)。为了减少内耗,让本就式微的企鹅电竞退市,或许对于腾讯来讲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以往熊猫龙珠等平台离开后留下一地鸡毛的场景,如今在企鹅电竞身上再次重现,再加上它“腾讯太子”的光环,不免让人有些额外的唏嘘感叹。

随着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相继在直播领域发力,谁也不敢说如今的局面就是结局。版权大战越发激烈的当下,能够存活到决赛圈并顺利“吃鸡”的直播平台注定不会很多,甚至就连直播业务相当红火的B站,此前也曾传出裁员的消息,随着制作内容成本提升,部分员工因此而“毕业”。